走出省体馆,又下起雨来。蓉城的雨,不眠不休下了一夜。

昨晚他一身粉红的衫,没有热切的开场白,简单打声招呼也没有,抱着吉他,就兀自唱起来。说第一句话时,换了一把吉他,背带绕过肩膀,指头拨弦,“这琴有点跑音吶”,他自言自语着。

吉他的音孔下面藏着一颗摄像头,那是蹲在琴箱向外仰望的眼睛,六根琴弦在上,手指翩翩起舞。如果不借助摄像头,也不是制琴的师傅,怕是很难从这样的角度透过琴观察外面的世界。似乎……又没那么难,这个角度,也许是他的“第三只眼”,把观察,化为旋律的流动,琴弦的高低震颤。

Read More

致谢

本科论文致谢,竟在豆瓣日志存了档,搬运过来吧~

Read More

130314

太多的话想跟你讲,可是窗外的阳光那么明亮又美好,我想最好放放开这些内心深渊的对话,去享受十五分钟只晒太阳的初春。

Read More

木铎有心终不知

黑暗中的炭火,在最冷最冷的冬天,温暖过我的一本书

Read More

旧文-告李老书

当你 18 岁

Read More